天天基金✅✅✅

Evan, [18.11.19 15:28]-花落沉香,谁的流年守候

不经意间,秋就悄悄地款款而来。在这个暖暖的秋日的下午,打开电脑,进入多年的文友牧歌老师的空间,马上就被《枫叶》一文吸引住了。Evan, [18.11.19 15:28]迫不及待地进入空间,眼前是三幅让人炫目的火红的枫叶。枫叶,生命的枫叶!像燃烧的火,跳跃的精灵,让我久久注目。神思遐想。

一直很喜欢读牧歌的文章。这一喜欢就已经走过了5年。牧歌那行云流水的文字,那纤细而精巧的文思,那缜密的思维和美丽的创意。都一直深深地吸引我。譬如在《枫叶》一文描绘中的情景:“难忘那醉人的林间秋色。只有居高临下时,你才感受到放眼望去的开阔,才体会到俯瞰林海的惬意。无须仰视,一切美景尽在脚下,北国的秋色好象都被罩在空灵的蓝水晶里。目之所及的地方有几缕白云,轻轻的,淡淡的缭绕在天边,与淡蓝色的远山缠绵着向远处飘去。脚下则是另一番情景,形态各异、色彩斑斓的树冠,织就一幅天然的花地毯。仔细看时,才知道那浓郁碧绿的底色,是苍劲的云杉和柞树茂密的枝叶。点缀其间那深浅不一,灿黄如菊的,是白桦树和不知名的落叶乔木的树冠。最引人注目的是那红如火,粉似霞的枫叶,如一朵朵富贵的牡丹绣在巨大的碧绿的地毯上,任意铺展到天边。……”

牧歌老师的神来之笔,给我们铺展了绚烂的秋天,那北国一望无际的林海,空气是清新的,淡淡的馨香带着沁人心脾的凉爽。云,迷梦一般,像淡蓝色的轻纱朦胧着远处的群山,让你不得不惊叹于空间距离所产生的神奇魅力。

随着牧歌老师的文字,我依稀看到群山中红叶演绎着生命中的精彩,让人震撼,让人肃穆。

我喜欢收藏红叶,回忆起来,最早应该是20年前的一个金秋时节吧?在北京开会。从京城乘车,用了整整半天时间才来到西山脚下八大处。满山红叶染红了美丽的西山。夕阳的晚霞与西山红叶勾勒出平生我看到的最壮观的景致!返回京城时候,我在西山公园门口买了数十张压膜好了的红叶,带回三峡宜昌的家中之后,我把其中一张题有“红叶寄相思”的红叶,压在办公室玻璃板下,一放就是20年。至今还保存着。前几天我还小心翼翼地取出来,虽然压膜已经泛黄,可那红叶依然绚烂如火。以前,我每年都有两次到北京参加成人高校教学管理会议,会议间隙我时常到香山、还有北京城郊的谭柘寺和戒台寺去看红叶。每年都要带片片枫叶回宜。每每欣赏这些美丽的红叶,就仿佛把我又带到了北京,让我想起北京服装学院的一些老师和同仁。他们还好吗?记得有一年秋天,我带着不到五岁的女儿来到京城,北京服装学院的几位老师不仅热情地陪我和孩子去北海划船,还专门利用星期天休息时间,陪我女儿逛北京动物园,看当时宜昌的孩子们很难一见的狮子老虎等珍稀动物,一位叫徐梅香的女教师,还细心地照料着我的女儿,陪我到游人如织的王府井大街。当她听说我老婆与她身材差不多时,马上帮我试穿我想买的衣服,精心挑选为家人带回合适的衣服……那一幕幕难忘的情景,都随着这片红叶,牢牢地印记在我的心灵深处,也寄托着我美好的向往和淡淡的情愫。

曾经有过多次,在秋天季节,来到三峡深山处,也见过漫山的红叶;在蜿蜒的长江边畔,看美丽的红叶在树枝上晃动,像是多情的姑娘在频频招手。呢喃着“红叶寄相思”,想象着人们把红叶比喻为绚烂的生命,比喻为爱情的象征,比喻为世界上最纯洁最美好的信物。于是我也释然。每年秋季,当枫叶红了的时候,仿佛看到远远的北国,有一位心灵相通的文友,在枫叶树下,拿一枚枫叶,任秋风吹拂着衣袂,任白云牵动着执着的思绪,任时光带走又一年的盼望。那是一幅让人多么心动而美丽的景象!

枫叶美,美在生命最灿烂的时节,人们说,春华秋实,春天孕育着期待和美好,秋季则是经历了夏日的火热,犹如凤凰涅槃,迎来的是另一种美丽,迎来的是一种收获和宁静。是的,蝴蝶飞不过沧海,但是我敬仰她美丽的执着;枫叶终究会淡淡的飘落,我敬仰她生命的壮美与绚烂。每个人的生命都有自己的轨迹和有限的长度。我敬仰每一位有内涵有质量的生命。灿若夏花,秋叶静美。我凝视着美丽的枫叶,去感悟生命,感悟友情,感悟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。

生命如诗,犹如读《枫叶》一样美丽;生命如歌,犹如听牧歌那么辽阔悠远。如今我虽然出差少了,依然怀念北京城郊谭柘寺和戒台寺漫山遍野的红叶,感谢牧歌,感谢《枫叶》,让我在这静静的秋日,经历了一次心灵的洗礼,感受到如此美好的心路回眸。

 流金岁月,有多少爱可以重来,轻叹文字里的柳荫花绣、灵犀一点的笔墨相随,是梦里最难将息的情感。往事如烟里,那一帧水墨丹青延绵成怎样的山峦秀水徘徊在时光里不离不弃,满山红豆,更为谁植一枚暖香伴慢慢老去的时光?环绕成一抹春红花开馥郁。

——题记

窗前紫丁香芳馨怡人的花瓣已片片散落在风里,曾经微扬着脸庞繁盛着生命在窗前的一隅幽香着,把深藏在生命里年年不变的相约怒放成一季的情,带给我怎样的浓浓的喜欢,以及极好的心情。那淡淡的幽香似乎还在,唯有那花,寂寥无声的离开了,惟余沉香漫过的暖暖也还在心间徘徊。轻叹:离开了,就如不曾来过?不曾让人驻足品评观赏?不曾婉约过月色?不曾因了那样的美好而写满诗笺?回眸,那些饱含着深情的诗笺还在诗人的梦里徘徊,也还悸动过品读这些文字的人们。

品味那些织满岁月的文字,恰似流年花儿,一瓣一瓣的玲珑于岁月,一瓣一瓣的随风起舞,一瓣一瓣的落下,一瓣一瓣的化为尘埃,终究是在哪一段慢起了读者的伤怀,一往情深的驻足凝望,绵绵成怎样刻骨铭心的等待?轻轻弹去几许尘埃,那些尘封的等待里,无知的不知如何悉数,蹉跎岁月里怎样才能看得清楚,想得明白。

细细的品读来自文字的情感,伴着琴音行云流水一样的韵律,丝丝入扣的涟漪波纹在夜色里滑过心海,漫过心中的情思柔软的律动,便让文字满载了水雾的迷茫,竟是如此的看不清距离,继而,莹润的波光滟涟,向青草更青处沉积出天青色的光影,又是怎样的一帧水墨丹青!闭目聆听,低眉遥念那些孤单里的苦苦涩涩,把盏如酒的浓浓相思,心间一滴殇泪不知为谁而落。

如若,抛得开那些纷杂,放得下文字的痴缠,很想解读一下花落后是花的忧伤更多些,还是赏花的人更忧伤些。

读花,穿过季节的门楣,蓓蕾的梦在暖阳的温情里欣然的成长,在暖风的柔情里缠绵的开放,和蝶儿欢愉,和风儿细语,和露儿相约过也告别过,在冷雨里悲伤过,终有时,凉薄成怎样的落红于无声无息中。轻轻的问一句:那些摇曳在枝头的也还有念?也是等待?亦或守候?

花落于自然,人伤于失去美好事物而缅怀的情感,花谢无语,诗情终能抵达心灵。读黛玉的葬花吟:“独倚花锄泪暗洒,洒上空枝见血痕。杜鹃无语正黄昏,荷锄归去掩重门。半为怜春半恼春。怜春忽至恼忽去,至又无言去不闻”。一句:独倚花锄泪暗洒,洒上空枝见血痕,透过字句的是怎样情之所至,又会是怎样的情殇漫过心间,如此的让人疼惜,如何,在如此伤情的诗句里,不为情所动。掩卷轻思,秀面依锄的黛玉忧思深处又有怎样的情怀深锁,墨未浓已是字满笺。

西窗明月叠窗棂,徘徊间,叠影着满天的星闪着柔光,韵一袭水墨勾画海上明月似有泪,便是相思苦长时。不问衣带渐宽,不问望断归来路,只是轻扬秀发,微笑而语:今生的遇见,可是那句‘你也在这里’的情不知所起?

蓝田日暖,岁月生香,灵犀一点的笔墨相随,或是每个梦里最难将息的情感。那一幅水墨丹青还能否伴着情怀如昨,满山红豆,更为谁植一枚暖香至时光老去?伴一抹春红开花结果。

文字是念,芊芊心结,漫洒相思深处的清寒寂寞,只为落笺的诗句终有一天能伴流年情满花香。那么,请允许我打理时光于芳华旧梦里,与一处亭台楼阁倾心守望,等一袭衣袂渐至渐进;清风蝉鸣里,萦绕心间的箫音随月儿而来,于风中婆娑柳荫,沾满情怀;桨声灯影里,明月琉璃的江心,若有船停靠又怎会是孤独。

风过,帘动,一盏茶香慢慢到微凉,蛊惑于心的疼惜,随月儿漫洒,或是终究读不懂花落的忧伤,也终不知道下一站的等待在何处,那么,请允许Evan, [18.11.19 15:28]于四季巡回的古巷深处,执一把心伞,在雨落过的地方,倾擎成一树丁香花的雅洁,绵绵的开着,淡淡的幽香着。

好想:错过了烟雨桃花红,把心守望成蓬山远。

静静的夜,当键盘敲打的声音合着心底的念想,竟也不知是这一段文字、亦或这一曲旋律叙述殷殷往事,而且并不如烟!